Travel Planner 規劃旅途

【倫敦】480 分鐘的短暫相遇

親愛的,我對你所知道的不多,頂多呼吸街上冰冷空氣時有過一絲似曾相識的莫名親切,那輛雙層巴士,那些路標,那個紅色郵箱,還有那盞交通燈,當這些景物依然停留在玻璃車窗外,要付的的士錢已經超過 30 英鎊,我的心跳跟正在閃爍的紅燈是一樣頻率。

坐在我旁邊的男子微笑著,給我一個不用緊張的眼神,仿佛忘記我們正在爭分奪秒地趕往機場途中。

引擎再次推動,眼前的景物瞬間被推到腦後,我和一個只知道名字的男子並肩坐著,終結我們480分鐘的短暫相遇。

「再見!親愛的,倫敦。」

london1

飛機降落在倫敦希斯路機場的時候,已經淩晨 1 點多,而我本來要乘坐回港的班機,早就航行在三萬呎的軌道中。

讓時間倒流5個小時,回顧我本來的行程應該是:布拉格 > 倫敦(轉機) > 香港

……

那天晚上我到了布拉格機場 check-in 之後,就盡情去逛免稅店,一直到把身上的現金花光光為止。本來打算回到候機室等一下就上機,誰知一等 3 小時… 然後才有廣播:因為倫敦希斯路機場的控制塔出了問題,全歐洲飛去希斯路的飛機也在排隊…

我以破爛的英文聽到這裡已心知不妙,然後廣播小姐還要補充一句:不知何時才可以起飛 (!)

呆坐在候機室的人馬上起哄,但又迅速冷靜下來,因為大家都知道生氣也沒有用… 大部分的人也離開候機室去找東西吃或是逛免稅店殺時間,但身無分文的我可以去哪裡呢?只能一直呆坐著。

有個日本男子一臉無奈好像知道不能如期起飛,但不知道詳細情況是怎樣,他看到方圓 1 公里就只有我一個亞洲面孔,跑過來很緊張地用日文問我到底發生甚麼事?(我想他應該是問這個問題吧,不然是要問我拿電話號碼嗎?),我就用畢生最流利的一句日文回答他:“ni hong gu wa, wa ga ri ma send. ” (中文意思:我不會日文),他聽懂了之後就失落地走開。

無了期的等待簡直如惡夢一樣,更慘絕人寰的事情是我已經餓到不行,翻遍了背包找到兩排朱古力!上天果然不想我就這樣死去,吃過「晚餐」再待1小時左右終於可以飛去倫敦了。

坐在飛機上短短一個多小時,我不斷在想,到了倫敦應該怎麼辦?因為本來的班機早就飛回香港了… 我再次陷入無奈的境地,唯有硬著頭皮去面對,樂觀點去想,應該有很多人也跟我一樣的吧?

果然,錯過了班機的人 (當然不止我一個) 早已在航空公司的櫃位排隊等候安排了。時間來到淩晨 1 點多,習慣早睡的我已經累得要死!

排隊中途聽到後面有人說廣東話,平日我很怕遇到旅行團,但此時此刻真的覺得他們很親切!一問之下,原來他們是在羅馬飛過來,由他們領隊口中得知,航空公司會安排我們在倫敦的酒店住一晚,還會供應一些必須品。跟團的最大好處應該是這樣了吧,領隊會幫忙安排一切。

身為「獨遊孤兒仔」的我,那一刻非常羨慕他們!!!

london2

和我一樣是獨遊孤兒仔的 M 先生一直在我後面排隊,他一個人去歐洲一個月爲了拍攝風景照!同是天涯淪落人,如果最後沒有遇上那個旅行團,我們本來打算在機場睡一晚就算。多虧領隊的幫忙,我跟 M 先生也加入成爲「歐洲十天八夜抵玩團」的團員。

我們一行人在航空公司的安排下由專車送到倫敦近郊的酒店住宿一晚,然後乘搭第二天早上的班機回香港。坐上巴士前往酒店已經接近凌晨三點,一路上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和 M 先生聊著天,然後也說不出哪裡來的安心就這樣直接在陌生男子旁邊熟睡了。

親愛的陌生人,

請原諒我不假思索的衝動。
其實我沒想過什麼,因為有太多的偶然了,
我只是覺得我們有認識的必要而已。

Déjà vu,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曾經遇過一些被記下來的陌生人,彼此只是相處了很短的片刻,有的是數回的偶遇、幾句答話、一個擁抱、一句問候,有些卻連名字也不知道,可是這些人我都一一記下來。

也許我們曾經見過面,也許我們上輩子已經認識。

DSC_5866

我幾乎忘了後來是怎樣到達酒店,又是怎樣辦登記手續… 總之和分配住在我對面房間的 M 先生說完「晚安」之後已接近凌晨 4 點!我稍微整理一下就直接昏倒在床上…

第二天早上 7 點勉強爬起來,拉開窗簾讓刺眼的陽光喚醒睡眠嚴重不足的自己,從房間望出去的景色晃動如在夢中,“這裡真的是倫敦嗎?”

跟 M 先生相約下去酒店的餐廳吃一頓免費的自助早餐。老實說,那個時候我才算真正看過他的樣子。

吃過早餐,我們乘的士趕去機場,正確點來說是 M 先生就可憐我身無分文讓我跟他一起去,由酒店前往機場的車資接近 60 英磅!

到了希斯路機場,check-in 跟過海關花了很多時間,尤其是英國那嚴密非常的海關,過了一關又一關,外套脫掉,鞋子脫掉,我幾乎被一個女關員摸遍全身,M 先生也苦笑說道,剛才的關員簡直想把他的衣服也通通脫光 (!) 我們看到對方狼狽不堪的樣子也忍不住大笑起來。

擾攘了很久,終於可以長驅直入候機室了,但離飛機起飛只剩下 15 分鐘 (!) 我們只能用盡全力在禁區狂奔,浪漫談不上,但那個情況真的很像電影中男女主角被壞人追捕的情節一樣驚險。

幸運地,我們最後也能趕上那班飛機。

DSC_6543

12 個小時後終於回到香港機場,我記得時間大概是早上 7 點多。和 M 先生道謝之後,我們揮手告別這短暫的相遇。

一個陌生人與另一個陌生人相遇,然後分別回到自己的世界,沒有刻意地去了解對方的背景,我們的交集就在那短暫卻實在的片刻,我們的相遇是真摯而輕於羽毛的交流,很陌生卻又意外地熟悉。

「很高興認識你,再見!」我轉身離開,沒有任何不捨。

質從來也是重於量,不論是《Before Sunrise》還是《Before Sunset》,這短短的相處足夠他們牢記十年,是萍水相逢也是刻骨銘心。反而有時候太刻意的保持聯絡會變成一種負擔,一切不來也不去,不是嗎?

聽說那些交通費可以回港之後向航空公司取回,不知道 M 先生最後有沒有成功取回他的 60 英磅?

dsc_4195

自助旅行超過 10 年,足跡遍及歐洲各國、澳洲、亞洲等地,近年主力撰寫日本旅遊書和遊記。喜愛日本傳統文化,為了「逃避」人擠人的觀光客人潮,常跑一些稍微冷門的日本地區,興趣是探秘在地人才知道的私藏景點,逛神社和泡溫泉是每次旅行的指定行程。著有《南九州質感漫旅》、《日本中部質感漫旅》二書。

發表迴響